网站首页产品中心联系我们

  13900139000

全部产品列表
  • 电 话:0371-69118825
  • 手 机:13838197538
  • 传 真:0371-69118335
  • 国际贸易部:15838283536
  • 网址:http://www.xxxxx.com
  • 厂 址:郑州市东大街59号
内容详细页您当前位置:北京浩瀚钱币投资网 > 新闻动态 >

吉林厂平:古钱币上的书法家

发布作者:小艾  发布日期:2014-01-20

  吉林厂平(正)吉林厂平(背)

  吴大澂《题周人钟拓本》

  吴大澂行书团扇

  文○ 汪运渠

  吉林厂平,是我国最早的一套机制银币,铸于光绪十年(1884年),币文为吴大澂所书。

  《吉林通志》载:1884年,吉林省制钱紧缺,商家无现钱使用,致使银价暴涨,百货腾贵。吉林将军希元上奏朝庭,陈述制钱缺乏,市面萧条,拟铸银圆以代替钞票,以资发饷云云。这位将军性子有点急,未等朝廷准奏,即从军饷中提取纹银五千两开铸,结果朝廷回复不准铸行,但已铸了一些,所以流传下来者极少。

  “吉林”,在满语中的意思是“船厂”,当地对银的重量单位用“厂平”,所以希元将军铸的这套银币从俗称“吉林厂平”。此币分为六等,分别为一两、七钱、半两、三钱、二钱和一钱。正面上方是一圆形“寿”字,双螭环绕,前三种中心方框内币文篆书十二字,后三种十字,分别是“光绪十年吉林机器官局监制”,“光绪十年吉林官局监制”。背面中心方框内分别以古隶标明重量,从“厂平一两”到“厂平一钱”。四周方纹环绕,并有满文四字,以示币值。

  吴大澂(1835 — 1902年),原名大淳,字清卿,号恒轩,别名愙斋、白云病叟,江苏吴县人,清代学者、金石学家、书画家。擅画山水、花卉,精于篆书,皆得力于金石鉴赏修养。同治初客沪,入萍花社书画会。同治七年(1868年)进士,官至左都御史,湖南、广东巡抚,乃清之封疆大吏。吴大澂少有慨然经世之志,在庭试之前即以才名动京城,自己对拿第一名亦踌躇满志,未料到试前患痢疾数日,答卷时手腕发软,鼎元为洪钧所得。洪钧这人现在人大多不知,但其妻却大名鼎鼎,是名妓赛金花。

  吴大澂为政多有建树,但书生意气甚浓,举止于世人目之为“怪”。吴大澂小篆学李斯、李阳冰,到了酷似的程度,用笔中锋,骨力凝重。尔后醉心金文,将大篆融入小篆,结体方正规整,布白巧妙而富于变化,既有二李的圆润,又有金文的凝重,为世人所推崇。吴大澂嗜古如痴,竟到了不分场合的程度,奇闻不断。在湖南判案用大篆,下属如看天书,还得拿回来询问,吴大澂花翎顶戴高坐大堂,手讲指画以告之。平时给人写信也用大篆,其师潘文勤得之最多,不半年成四大册。一日吴见潘,刚落座,潘就说:“老弟以后写信还宜稍从潦草,我将你的信装裱,费用都快付不起了。”这个潘文勤处事亦极其夸张,没过几天又给吴写信:“老弟古大篆,精妙无比。俯首下拜,必传!必传!兄不能也。”

  吴在外事活动中,亦将大篆用得淋漓尽致。光绪十年(即铸“吉林厂平”这一年),吴赴吉林与俄合勘边界,据理力争,争回被沙俄侵占的珲春黑顶子区,勘界既竣,效法汉代名将马援,在边界长岭子立铜柱,高一丈二尺,手书大篆勒铭其上,曰:“疆域有表国有维,此柱可立不可移。”1900年,俄军入侵东北时,将“可立不可移”的铜柱碎为两段,运至伯力博物院中。光绪十二年(1886年),吴任首席代表与沙俄勘界,争得了中国在图门江的航行权,手书大篆“龙虎”二字,意为“龙蟠虎踞”、“龙骧虎视”,镌刻在凉水图门江边的花岗岩上,雄浑大气,力透顽石。1941年,负责修筑铁路的日本人宫本芳男,领民工用吊车将其向北移至300米的山坡上。1982年,我国拨专款就地修建了一座具有清代特点的木石结构六角形保护亭。1986年,由于修筑图珲公路和铁路,又将龙虎石刻移入珲春市内。

  在甲午中日战争中,吴大澂请缨携汉“度辽将军”印率领湘军奔赴前线,沿途还带着刻工,手摹夏商彝卣文字让刻工们铭刻在枪杆上,所携枪枝,斑驳几遍。此时湘军内腐,吴大澂却颇为自负,放言:“本帅具七擒七纵之能,倭酋有三战三北之兆。”并悬挂免死牌,日军官兵火冒三丈,非杀吴不可。惟岸田吟香奏请日本当局:“吴某徒为大言,政事兵略均非其所长,惟小学、篆法为绝学。请饬万一擒获,勿伤其躯命,俾至吾国传清国绝学”。一仗下来,清兵溃不成军,吴欲举剑自裁,为部下所阻,乃浩叹曰:“余实不能军,当请严议。”

  吴大澂颇不为清议所容,京下谚云“吴清卿一味吹牛”,遂被革职。黄遵宪曾作《渡辽将军歌》,首数句用调侃的语气提到吴大澂勒铭铜柱的功劳:

  将军慷慨来度辽,挥鞭跃马夸人豪。平时搜集得汉印,今作将印悬在腰。将军乡者曾乘传,高下句骊踪迹遍。铜柱铭功白马盟,邻国传闻犹胆颤。

  结句极尽挖苦,但也不失客观:

  将军终是察吏才,湘中一官复归来。八千子弟半摧折,白衣迎拜悲风哀。幕僚步卒皆云散,将军归来犹善饭。平章古玉图鼎钟,搜箧价犹值千万。闻道铜山东向倾,愿以区区当芹献。藉充岁币少补偿,毁家报国臣所愿。燕云北望忧愤多,时出汉印三摩挲。忽忆辽东浪死歌,印兮印兮奈尔何。

  吴大澂被革职三十年后,顾起潜作《吴愙斋先生年谱》,始为辩诬,顾颉刚有评论云:“自甲午一役,谁不以卤莽咎先生者,咎之不已,更诮之曰浮夸。讹言朋兴,前后相继,耳食者遂信为实然。及读此编,乃识先生一生未尝以一己之荣华而忽生民之涂炭,又未尝以外人之逼迫而隳国家之尊严,其谋国之忠,任事之勇,实迥非常人所可及。”

  吴大澂虽身在仕途,贵为封疆大吏,但醉心于钟鼎彝器,其金文独树一帜,著述甚丰,无与伦比。所著《字说》36篇,处处有创见;其所著《说文古籀补》15卷,收录钟鼎、石鼓、陶器、玺印、货布文字等共3500字,后又增补1200余字;又以文物证历代权衡度量制度,著有《权衡度量考》,另著有《恒轩所见吉金录》、《愙斋集古录》、《古玉图考》、《说文部首》等。吴大澂对后世的影响,主要在其理论著作、文字学著作。1937年,弘一法师在厦门南普陀教养正院的演讲《谈写字的方法》中说:“若要写篆字的话,可先参看《说文》这一类的书。清人吴大澂的《说文部首》,那是不可缺少的。因为这部书很好,便于初学,如果要学写字的话,先研究这一部最好。”清代自邓石如之后,书篆籀者名家辈出,以其见识广而详及功力的深厚而论,吴大澂为一重镇。

  在腐败的晚清官场,就眼界的开阔,办事的干练、为政的刚直、学问的深厚来讲,吴大澂都可列为鹤立鸡群的一流人物。1898年,吴大澂罢官回乡后,生活困顿,靠卖字画、古铜器自活,晚景凄凉,这在“一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的晚清时代,在当时的封疆大吏中,实为罕见。1902年,在荣辱交加中,吴大澂病逝乡里,终年六十八岁。越数十年,吴氏门中又出了一位以书画名震天下的人物,这个人就是吴大澂的孙子——吴湖帆。

郑州市九博机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移动电话:13900013900 13800138000 传 真:0111-88889999

销售部:13900013900 13900013900 国际贸易部:13900013900 厂 址:郑州市东大街59号

Email:haoqixinyu@qq.com 网站备案:icp